生命的玩偶

安妮就在此時經驗到:種又新又明確的恩寵。她瞥兌了 一個肚界,在這個世界中,個人都犯罪,毎個人都原諒。在:适個內湖辦公室出租世界中,所有的男人與所的女人都哭過乂擁抱,親吻乂原諒,因為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是罪人。她就在此時了解到,那些完全無罪的人是多麼冷酷乂無人性:他們只是片片的金屬,很是無情,也許看起來像人類,但其實只是玩偶。她自己以前就曾是這樣一個沒有生命的玩偶,一直到侯爵觸碰了她,提供了她生命與拯救……於是,她發現種新的宗教,一種罪的宗教,薩德是她的救主。此時她的心靈第:次與肉體作戰,為她那新的罪惡宗教與她的古老宗教作戰她的古老宗教只涉及「無罪」與「避免生命的危險」,是從童年的最早期就被灌輸進心中的那種宗教。 但是,她在同樣這個時候的另外一種發現,也許更加騷動她的内心,時常把她帶向喜悅的最高峰!最令人痛苦的喜悅然後又把她貶入失望的深淵。她開始注意到,她時常故意假裝不想鞭打侯爵,以便強迫他:史加鞭打她,更用力鞭打她。這樣的放縱表現引出她內心的嘲弄意向,她沒有意識到,但卻揭露了到此時為止不為人所知但卻很明確的內心深淵。 醜惡的深淵,但卻令人興奮得喘不過氣來,因為她終於广解自己的身體的色慾。這種色慾就像另一種靈魂。是的,是一種粗魯的相親靈魂,但還是具有心靈靈魂的靈巧與迂迴。她意識到,這種色慾已經控制她,以前她的慾望是集中在身體的一些特別與有限的領域,但此時在侯爵的影響之 (也許是他的鞭子所激起的〕,她的每一吋皮膚都好像變成一對飢餓的嘴唇,每一部分的肌肉都好像變成發情的胯卜,渴望被擠壓、揉捏、親吻、咬傷、刺激以及滿足。如果安妮知道侯爵所寫的書信這是不可能的那麼她就會在他很多年前的那個女孩德,勞麗斯身上體認到她自己了 。 此時,我們在安妮的記中時而會丫解到他們兩個人由於彼此鞭打而筋疲力盡,夜晚時裸著身體坐在房間,也許只有一根蠟燭燃亮著,彰顯出他們的皮膚所流的汗,到處出現的血滴就像紅寶石,而這兩位疲倦的性戰鬥者在討論著自然哲學,完全就像薩德幾年後所寫的小說中的人物一樣,先是像性狂一樣胡鬧一陣子,然後所有的人,男人以及女人,忽然變成了學者、科學家、邏輯家、神學家,大家都專心探討一件神祕的搬家公司事情:人類的身體如此激烈地進行性遊戲,同時人心也同樣激烈地想要知道為什麼。

大自然的寶石

為什麼!去它的,為什麼?在這些蘇美島討論時常是演講而不是談話之中,薩德會為殘酷的表現辯護,把他從閱讀之中以及跟當代的很多智者談話中所學到的事情告訴她。所謂的當代的智者包括勞穆爾此時已經去世的昆蟲學家以及亞伯拉罕,春伯雷、皮爾,李歐尼和其他研究昆蟲生活的偉大學者。 「妳的上帝不是創造了蝴蝶嗎?」薩德有一次問安妮。 「我很相信,」安妮堅決地說,「這種優美的蝴蝶最能證明上帝的存在。」 「我不要跟妳爭論,」薩德說。「蝴蝶無疑是大自然的寶石。」 「我在小孩時代,」安妮說,「都認為牠們是學會飛翔的花兒。」 「這樣不是更難認為牠們很激烈地互屌著,幾乎會毀7肉己?」侯爵說。 安妮很震驚。其實她以前不曾想到蝴蝶在進行任何種類的性交。她總是認為,蝴蝶是隨著春天的第陣暖風而來的部分美景,像雪花、蕃紅花以及紫羅蘭:樣,但卻能夠使用牠們的花瓣當翅膀。 「牠們一定要繁殖,」薩德對她說明。「否則牠們會絕種。妳必須學會認為蝴蝶就像其他每種生物。牠們小小的身體就像仲展的弓或裝了子彈的槍,:如我的身體。牠們也感覺到好像如果室內設計無法解放的話就會發瘋,就像我一樣。但是,我看牠們並不:定事先知道性交對牠們而言是多麼痛苦。」 「你是什麼意思?」 「這種事情只能在最好的顯微鏡才看得見。造物主賦予很多雄性的蝴蝶一種器官,它會長出很醜陋的硬塊、刺、爪以及鉤子,在插進雌性蝴蝶的身體時,一定會引起強烈的痛苦。當帝構想出這樣的陰莖時,祂想必笑得發抖。」 「哦,不!」安妮叫著。 「妳不想認為妳的上帝是很殘酷的,」薩德繼續說。「妳不想去認為上帝賦予蝴蝶一種難以抗拒的交媾慾望,同時又讓小型辦公室出租在滿足慾望時一定會感到強烈的痛苦。但是對很多昆蟲而一;曰,性的滿足也意味著死亡。」 「不,」安妮抗議。「我不相信。我無法相信。」 「親愛的女孩,」侯爵説,「妳被那些愚蠢的哲學家所騙,他們喜歡將大白然等同於上帝,想像大自然總是很豐富、有愛意、溫柔、美麗、深謀遠慮。

痛苦的叫聲

但是,我告訴妳,妳越探究大自然的祕密,就越會發現它不是我們的母親,而是我們的繼母,.很邪惡、有破壞力、貪得無饜,從不講理,從不討人喜歡,也不仁慈。大自然只想要犧牲者。死亡是它的主要會議桌目標。為了讓一代接一代永遠持續下去,並且也能毀滅他們,它發明了性慾,讓性慾顯得強而有力,沒有人能夠抗拒,因為它的目標是要整個世界充滿血腥,充滿眼淚與痛苦的叫聲。整個地球只不過是它謀殺與吞噬各代後的殘餘物。山中的岩石含有貝殼,顯示出它們只是好幾十億本來有生命的動物的骷髏。而我 們,我們活著的人,只是暫時棲息在這個巨大的墳場的頂端一層。」安妮沉默無言,不知所措,於是侯爵安靜地補充說:「親愛的,我們出生只是為了死亡,而我們活著只是為7生殖。是妳的上帝對我們玩了這種惡作劇。」由於安妮還是無法回答,侯爵就問她是否不曾聽過雌貓叫春的聲音。難道她不知道這是一種痛苦的叫聲嗎? 安妮只好承認,雌貓叫春的聲音確實聽起來是痛苦的叫聲。伹這是貓的一般叫聲。 「妳改天檢視一下雄貓,」侯爵建議。「妳會發現,牠的陰莖滿是尖刺。雌貓想必瘋,因為牠竟然想要讓這種殘酷的制服訂做東西刺戳牠。但是,妳不要相信我的話,改天妳自己親自看看。」安妮很想否認侯爵告訴她的每個字,但是她無法忘記自己的渴望。她自問:如果侯爵的性器宫佈滿了刺,她要怎麼辦呢?她會拒絕他接觸她的身體嗎?她知道答案是:不會。然而,無論如何,她内心最深處排斥他的哲學。 薩德好像預先知道她的心思,就開始把跟他談過話的旅人,以及他讀過作品的探險家告訴她。所有這些研究人類的學子都說出了autocad故事,是有關他們造訪過的野蠻部落,或有關他們所遇到的原始民族,他們都儘,能讓性交變得很痛苦。 這些民族的女人都很驕傲又高興地為男性性器官製造出:個蓋或護套,材料是堅韌的纖 維,或羽毛與羽莖,有時甚至是余屬。我們不可能辯稱,這此女人並不知道己必須忍受痛苦與受傷,並不知道自己在感到劇痛時會想要報復,會激起憤怒的情緒,去咬傷與抓傷情人,抗拒情人。顯然,這是這些女人所想要的,也就是她們想要一場痛苦甚至血腥的戰鬥。

行為辯解

安妮努力要指出侯爵的暴力與殘酷宗教中的某種錯誤。侯爵認為,這個宇宙的創造是為了讓人受苦,並且由一位泰國邪惡的神祇所主宰,或者也許完全沒有神祇,這一點甚至更加可怕,因為這樣的話,這個宇宙就無所有 。安妮努力要指出這種錯誤,但卻枉然。 侯爵繼續為她引述很多例子,説明大内然的盲殘酷,更糟的是,人類很野蠻,誑稱大自然是文明。但是,安妮卻努力在內心堅持一種東西,是她認為很珍貴所以不能失去的東西:對於一位善良的上帝的信仰,這位匕帝把祂的恩寵、愛以及祝福賜給所有善意的人,事實.^賜給萬物。這種防衛最後防線的習慣是她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所以她有時嘆著氣説:「善!善!善存在。善一定存在,」甚至當侯爵的鞭子用力鞭打在她臀部時,她也這樣說。 啊,那些漫長又愛的夜晚,性與哲學結合在一起!我們之中有哪一個人不會回憶起自己一生之中類似的長久討論呢?有哪一位不會將它們珍視為最溫暖、最突出的記憶呢? 真奇怪,侯爵竟然在這些情景屮記錄他的義大利任意妄為之行。這些情景是那麼猥褻與殘酷,幾乎是無法引用。 我們將無法發現任何的說明,也確實無法發現任何網路行銷理由,來為他的行為辯解,除非我們研究他的被捕與被監禁的經驗。 完全就像德,孟崔爾夫人所預測的,由於需要錢,侯爵最後終於回到北邊,進入薩丁尼亞王國,很接近法國,事實上很接近米歐南,也就是已經選好要監禁他的那座監獄。 並不是說薩德不知道四周有危險存在。不,他已經有所懷疑了 。但是,他認為自己是在採取所有必要的措施。在尼斯的地方(當時並不是法國的一部分〕,薩德與安妮想出了以下的計謀:他,德.馬然伯爵,散佈一個消息,說是他計劃要與妻子伯爵夫人定居在尼斯,然後有一天,他表面是要出去散歩,最後卻失蹤了 。 由於他沒有帶皮箱或行李,所以沒有人會立刻懷疑他已經永遠離開了 。然而,安妮只會等待一段必要的時間,讓侯爵離開得夠遠,然後她就整理好自己的辦公椅東西,把侯爵的行李交給旅館的老闆,自己越境進入法國。

討價還價

這樣就可以擺脫警察的追蹤。警察會認為安妮正要離開情夫,或者正要跟隨他。他們會認為侯爵其實已經去躲在錢伯利附近的屏風隔間地方,也就是説,仍然在沙佛伊,以便在那兒的一個朋友的家等安妮,是他們不會想到的一個朋友的家。縱使他們確實想到這樣一種^能性,他們又如何可能採取行動呢?他們不知道他的新名字,也不知道兩人約定見面的地方,乂能怎麼樣呢?根據計畫,安妮要前往拉,科斯特,在那兒與姊姊和母親安排金錢方面的事情。侯爵願意為自己的自由付出代價。侯爵要安妮盡量討價還價,但並非沒有議價餘地,如果必要的話,將拿出侯爵收入的一半甚至四分之三,換取終止追捕他。這是:種「自己活也讓別人活」的安排。 安妮也微薄的收入,他們都認為他們能夠在新的基礎建生活。同時,侯爵會躲在錢伯 利附近朋友的房?。當然,安妮一點也不會透露他所在的地方,除非一切已經決定,由公證人簽名。然後,她會儘快去與他會合。 薩德顯然認為,德,孟崔爾夫人非常急著要取回當初為了讓他成為女婿所花的錢,:旦取冋錢,她就會願意原諒他。 兩位情人流淚道別,希望很快再會合,然後就分道揚鑣了 。 此時,我們可以引用安妮的團體服日記,詳細報導她到達古老的拉,科斯特大廈時所發生的事情。星期一 一,最早有機會寫日記的時候我很驚奇。我本來都設想好回來時所會受到的每種待遇,但就是沒有設想到我真正受到的這種待遇。媽媽並沒有大發雷霆,姊姊並沒有大肆指責我不僅偷了她的丈夫,也偷了她的珠寶。每個人似乎都很高興。先是那些狗。我的馬車一停在庭院,牠們就在我下車時在我四周跳躍著,舐著我的臉,幾乎扭斷牠們的尾椎,因為牠們拚命搖著尾巴。然後是兩個小男孩,他們在小小的腿兒可能允許的情況下,儘快跑過來,看看誰先到達,以便擁抱我以及被我擁抱。同時,僕人聚集在四周,露出愉快的微笑,點著頭,開始打開我的行李。 「你們的爸爸送給你們各一個吻,」我對兩個男孩說。「我一路上從義大利帶過來。」 天氣冰冷,然而我的母親還是從房子跑出來,大聲叫我要讓馬爾地夫女僕處理東西,然後迅速推著我進入起居室,那兒的爐床生了 一大團火。(時間想必是一七七二年十一月末。〕 一旦進到裡面,母親就與我保持一手臂的距離,眼睛閃亮著,好像要流淚,然後把我抱在她胸口上。

良心痛苦

「媽媽!」我叫著,忽然感到一陣強烈的良心痛苦,準備跪下來。眼淚開始要流下來了 。每個人都對我多麼熱情啊!而我曾對他們多麼邪惡啊!我四周的一切都透露天真的氣息除了我之外。 就在這個時刻,我的姊姊走進辦公椅房間,此時我的眼淚真的流下來了 。我們兩個人,好像基於同樣的衝動,彼此投進對方的懷抱,狂熱地吻著。但是,蕾妮忽然把我推開:「阿頓色!」她叫出來,聲音透露驚慌的意味。「他沒有跟妳起來!」 「當然沒有,」我說。 「感謝帝!」她喘著氣。「但他還好嗎?」 「乂好又安全,」我讓她安心。 「而警察……」她開始説。 「不要擔心,」我告訴她。「不可能有人發現他。他藏得很安全,除了我之外,沒有人知道他藏在何處。「很好,」她說。「有一會的時間我很驚恐。他當然知道他不能來這兒。他可能立刻被逮捕,被處決。」 「我們要如何跟他聯繫?」母親問。 「經由我,」我說。此時一個自助洗衣僕人進來,拿一碗熱湯給我。我接下來,啜飲著,同時脫下沉重的毛披風。我嚥下熱湯,認為以前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如此被人所愛,又感覺到自己如此有愛意,同時又深深為我己的行為感到羞愧。有一秒鐘的時間,我丼至希望把這種行為從生命中消除掉 「多麼華麗的皮大衣啊!」母親大聲説,拿起多那亭在羅馬為我買的皮衣;這件皮衣本來是 :位紅衣主教的紅袍,裡而有生皮。我只需要把它反過來穿。 「它屬於教會的一位君侯,我說。「他死後留給姪女,有人說是他的情婦。多那亭是從她那兒買來的。」 「看啊,蕾妮,」母親說,把披風披在自己身。「妳有看過這麼可愛的東丙嗎?柔軟一如牛油。摸摸看吧。」她轉向我:「恐怕我們這兒沒有妳在義大利習慣的制服訂做奢侈品。」 「媽媽,不要擔心這件事,」我說。我們我是說,多那亭和我真的是一文不名。

回到義大利

所以我才來這兒,媽媽……」「不需要擔心金錢,」母親說。「有了妳這件披風,還有妳現在看起來的模樣,妳的臉孔確實發出亮光,就好像有:根蠟燭在皮膚下面燃著……真的,它從妳的眼中閃亮出來!」我想告訴母親說,如果有一根die casting蠟燭在我身體裡面燃著,那是侯爵所點燃的,但是她沒有給我機會這樣說。她把披風丟到一旁,叫著說:「為何我們全都站在這兒,像一群鸛鳥?每個人都坐下來,聽我說。」 我們坐好後,媽媽轉向我。「對了 ,安妮,我們並沒有談到過去的事,有嗎?」 「沒有,」我必須承認。「妳們兩個人過去對我再好不過了 ,我無法告訴妳們,我是多麼感激……」「甚至不要告訴我們,」媽媽說。「妳已經做出了放肆的事情。如果真的很美妙我是很懷疑!那倒很好。但是現在已經過去了 。現在我們面對著將來。我的計畫非常簡單。蕾妮立刻前往義大利去與侯爵會合而妳,安妮,立刻整裝動身到巴黎。我們甚至可能明天就離開。我們的事情會十分清楚:關於妳跟多那亭逃到義大利的可怕謠言完全不真實。他是跟妻子到那兒。其中的證明是:妳在這兒的巴黎,而妳的姊姊在義大利。有什麼臭氧殺菌事情會比這更直截了當又令人信服嗎?」 她停下來,對我傾身:「除非,除非……」 「母親,除非什麼?」我問道,因為我猜不出她是什麼意思。 「妳回家只是為了錢嗎?」她問。 「媽媽,我向妳保證,這是唯一的原因。」 「很好,很好,很好,」母親說。「那麼一切都就緒了 。有了妳的外表,妳的年輕,加那件披風,以及我們將買來搭配的衣服,我們是不會失敗的。」 「但是,我”个想去巴黎,」我説。「我要回到義大利。」 她凝視著我。「妳不可能是這個意思,」她說,所有熱情的表現忽然變得冰冷。 「媽媽,我必須告訴妳,因為這是真的:我來這兒,只是為了跟妳解決侯爵的經濟問題。他要我向妳提出一個條件:妳接受他一半的收入,一半的地產,他所擁有的一切的一半,讓我們餘生都生活在義大利藉著他另一半的辦公桌財產。」 「義大利?」母親重複這三個字。「你們兩個人,餘生。」她的臉色陰沉,露出不祥的預兆。「不,」她說。「我不允許如此,我絕對不允許!」 「但是,媽媽,我們彼此相愛,」我說。此時我聽到蕾妮發出啜泣的聲音,但是我必須處理的是母親,不是蕾妮,我甚至沒有轉向蕾妮的方向。

生氣的手勢

「妳怎麼可能愛世界上最殘忍的男人?」她表示抗議。 「他不是這樣!」我叫出來。 「是的,他是的,」母親堅持網路行銷。「妳的姊姊怎麼辦呢?她的孩子怎麼辦呢?她不是要成為寡婦嗎?孩子們不是要成為孤兒嗎?妳還說這不是殘忍?那麼,妳已經變得跟他一樣殘忍了!我告訴妳:妳跟我一起到巴黎!聽到嗎?」 「媽媽,」我說,「他要拿出一半的收入……」 「收入,收入!」她尖叫著。「我們不要他的收入—何況他並沒有收入!」 「當然他有收入,」我說。「他會拿出一半,簽字……」 「沒有的一半還是沒有!」母親叫出來。「妳難道不了解嗎?妳是怎麼回事?」 她的怒氣威嚇我,我喃喃地說,不,我不了解。 「難道妳的侯爵沒有體認到,他已經失去一切一切,一切因為他被判死刑卻逃 走?他難道沒有體認到,一個逃避aluminum casting審判的人,他的地產都被充公了 ?我們很幸運,因為法庭很仁慈,把他的所有物轉交給他的妻子,為了她的孩子和她自己著想而讓她處理。但是,侯爵並沒有獲得一分錢。現在妳了解嗎?」 我不知所措,只能愚蠢地不斷說:「但是平分一半確實是足夠公平的,不是嗎?」 「但是並沒有東西可平分!」母親大聲說。「妳遲鈍的頭腦想不通嗎? 錢是妳來這兒的 唯一目的,妳最好立刻離開。」 「他願意拿出四分之三……」我開始説。 「四分之三的什麼?」母親質問著,做出生氣的手勢。「他所沒有得到的東西的四分之三嗎?嗯,如果他閣能夠那麼慷慨,我們也能夠。我們也把我們所沒有得到的東西的四分之三給他。英國海軍的四分之三如何?或者『皇宮』的四分之二? 蕾妮,妳認為呢?我們把埃及金字塔的四分之一 一 一給他好嗎?」 蕾妮沒有心情開這個玩笑:「母親,請妳……」她發出呻吟聲。 「妳堅持多少部分,我們都會給妳!」我在絕望之中叫出來。 「我不要任何的部分!」我的母親也叫出來。「我介意的不是錢,而是我的家庭、蕾妮和她的孩子、妳和妳的未來。妳跟我到巴黎這是我想要的部分!」 「不要!我說。「如果必要的話,妳以擁有:切。阿頓色和我可以靠著我小小的收入生活。」「妳小小的收入,」母親噴噴鼻息。「妳沒有小小的it’s skin收入。」 「我確實有!」我擋回她的攻勢。「妳不能碰我的祖父留給我的收入。妳不能碰!」 「我不能碰。不能,但是法庭能碰,」親說。「並且他們也碰了 。」 「甚至法庭也不能碰!」我尖叫著。

潛逃的罪犯

「妳只知道這麼多,」她反擊我。「潛逃的罪犯的財產要充公,就像侯爵的地產。哦, 妳不必那樣子看著我,好像妳不知道妳是一名潛逃的罪犯。」 「這是什麼胡說八道啊?」我以激烈的口氣問道。 「如果妳的姊姊跟侯爵逃走,」母親指出來,「那是另一回事。妻子有責任待在丈夫身邊,縱使他被判處死刑。婚姻是一種神聖的seo誓約。但是,如果小姨子跟一個違法的人逃走,她就是幫助他逃亡,那是很嚴重的罪。妳被指控這種罪。審判已決定了……」 我的嘴巴垂下來。我不曾想到此事。 「是的,妳在缺席的情況下被判罪。律師稱之為拒傳。當然妳的小小收入是被沒收了 :…」〜而妳」我終於說出來,「妳被指定……」 「很自然身為妳的母親,法庭任命我為論文翻譯遺產管理人。妳仔細聽我說:我並不想讓妳稍微知道這件事!是的,我現在內心掙扎著:是不是應該把妳交給法庭。把妳解除掉!」 「妳不會那樣做!」我喘著氣說。 「我不會嗎?」她回嘴。「儘管考驗我吧。妳已經享有一段很美妙的耍賴時光,所以我禁不住也要耍一點賴。事實上,我現在就準備要為德,薩德侯爵大聲歡呼!為罪惡歡呼!」我身體發抖,因為我忽然明白:為何法庭那麼快就判德,薩德侯爵的罪,並且是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判罪。那是因為我的母親為了自己的目的而利用法律。是她要法庭判死刑,吊死他。她需要以這種方式威脅他,如此控制他。她想必賄賂了……這種想法很令人噁心,我都感到反胃。 「妳做了……」我輕聲說,全身發抖。「妳!妳!」 「做了什麼?」她問。 「妳!妳策劃這一切。妳讓他被判死刑,然後又假裝努力要救他。這樣妳就可以讓他被關在監獄。這樣他就會成為一名亡命之徒,必須服從妳……」 「妳瘋了 。我怎麼可能強迫艾克斯的法庭?」 「是的,妳使用計謀!」我叫出來。「妳在幕後操控。妳讓他的財產被充公,交給蕾妮。妳讓法律制裁我,以便也控制我的錢,不是嗎?」 「如果妳的意思是說,我要你們兩人關進監獄之中答案是:是的。是的,是的!因為我 要教你們服從。如果你們不聽話的話,你們就必須受苦,;直到你們聽話!你們兩個人都樣!」「請給我任何東西,」我說。「就算剛好可以養活我們自己。只要給我們剛好足夠的東西,我就會走高興地走。我永遠不要再見到妳!」 「那麼出去吧!」母親喊叫著。「出去!走啊!離開!但是,至於錢,這是妳會從我身上所能得到的banila co.  ,」她從前面牙齒的後面突然伸出拇指甲,表示我不會從她身.^得到一分錢。「至於妳走多遠的距離之後警察就會抓到妳,我不想說。」 「妳通知警察了?」我叫出來。

完全逆轉

「我確實會這樣做,」她說。眼淚滾到我的臉頰,但是我沒有在哭。只是我的眼睛幾乎看不到了 。「妳要我們死,」我說。 「啊,那麼,現在關鍵字行銷形勢完全逆轉了 ,」她幸災樂禍地説。「很痛苦,不是嗎?耍賴是很有趣的,是的,但只有當別人不會耍卑鄙做為回報時才會有趣。因為,如果別人耍卑鄙的話,就會沒趣,會變成悲劇。妳那位可貴的侯爵那有關如何支配這個世界的想法就到此為止了 。妳對於做壞事的樂趣就到此為止了 。 一旦兩個人能夠玩相同的遊戲,那就不好玩了 ,是嗎?」她的聲音突然因為生氣而變得很剌耳。「嗯,是嗎?我跟妳説話時,要回答我!」我沒有什麼好說的。但是我想著:是誰引起的呢?誰引起這一切不幸呢?還不是妳,冈為妳拒絕讓侯爵娶他所想要的女孩,然後又讓侯爵犯法。此時我相信是我母親在操縱一切。 「這全是妳的翻譯社計畫,」我最後終於說。「妳的傑作。妳竟然厚顏說侯爵是世界上最殘忍的人。」我的聲音變得很有力量,我聽到自己尖叫著說:「殘忍的是妳!卑鄙又邪惡的是妳!跟妳比起來,阿頓色是一位天使。一位天使!」 母親開始笑著。「位天使!德薩德侯爵是!位天使?」她像一位瘋女人一樣笑著。「蕾妮,妳聽到嗎?妳的妹妹認為侯爵是一位天使。妳聽到嗎?」 「是的,媽媽,」蕾妮安靜地說。「我聽到了 。」母親的笑聲突然停下來。「回到妳的房間」她命令我。「我不想看到妳在這兒。」「我這就離開,」我說。「不要擔心。我也不想看到妳。」「記得要小心掛起妳的衣服,」母親說,「因為妳穿在背上的衣服是妳唯一的衣服。」我旋轉身體。「妳什麼意思?我的行李在哪裡?」我走向鈴索的地方。「我的女僕呢?」「遣走了!」母親叫著說。「付了錢,遣走了 。妳的衣服鎖在妳永遠不會再發現的地方。永遠不會!」 「不!」我叫出來。 「不是『不』,而是『是的』,」母親改正我。「我在把妳帶進房子時,叫蕾妮去照顧妳的衣服蕾妮,難道不是這樣嗎?嗯,回答我,好嗎?」 蕾妮喃喃說出一聲順從的「是的」,聲音很低,同時我叫出來:「我的衣服?我的黃色女裝!我的蕾絲!」 「妳已經看了它們最後一眼,」母親說。「我甚至沒有留給妳一條手帕。妳可以用破布擤鼻涕。我預期跟妳之間會有麻煩,我事先做了magnesium die casting準備。」 「妳這婊子!」我尖叫著。「妳這婊子!」我真的認為,我能夠赤手殺死她,特別是當她拿起我的皮衣丟到蕾妮的膝蓋的時候。